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见智

有大德才会有大智

 
 
 

日志

 
 

构建学校核心价值观(摘)  

2010-08-13 19:54:45|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构建学校核心价值观

湖北省武汉市教育研究院   湛卫清


    编者按  学校文化是近年来逐渐火爆的一个话题,但当文化建设从硬件走向软件,从令人眼花缭乱的外表进入无形的内核时,很多教育者感到失去了方向。就拿软件中的制度建设来说,一所学校的管理制度一方面或许在倡导“以人为本”,一方面却规定“禁止学生晚自习两个小时期间上厕所”。看到这样相互冲突的制度,我们不禁疑惑:学校到底在反对什么,鼓励什么?究其原因,就是学校在进行制度建设时,缺失了决定制度方向的价值基础。这个价值基础,就是学校的核心价值观。
    有学者认为,学校核心价值观从性质上说不是一种个体的核心价值观,而是一种组织的核心价值观。它不是学校目标(目的或使命)或学校目标的一部分,而是实现诸多学校目标必须遵循的若干价值原则。
    这些价值原则,是学校文化的核心,也是一所学校所有成员于内心深处达成的“共识价值”。对学校核心价值观的研究,我国刚刚起步,还存在着许多空白,编辑特地约请湖北省武汉市教育科学研究院的湛卫清就此进行探讨,也欢迎更多的读者加入到对学校核心价值观的研究中来。
    国学大师钱穆说过,一切问题,由文化问题产生;一切问题,由文化问题解决。这句话,很好地阐释了为什么当前许多学校开始注重自身的文化建设。在一个转型剧烈、新旧观念冲突的时代里,学校要立得住脚,要保持不断前进的动力,就必须变革文化,并通过变革文化来影响每一位师生的行为和思想。
    但在学校文化建设的过程中,教育管理者常常很困惑,感到文化建设很“虚”,很难找到“抓手”或是某种“连根拔起”的东西。这种“连根拔起”的东西是什么呢?笔者认为,就是一所学校的核心价值观。学校的核心价值观是学校文化的核心,也是学校文化变革的切入点及突破口。
    核心价值观,学校教育哲学追求的根本
    这里的教育哲学(Educational Philosophy),并不是指那种学科意义上的教育哲学,而是一种观念层次上的教育哲学。它指学校全体成员,特别是全体教师对教育根本问题的理解和把握,对教育规律的探寻以及精神上的教育信奉,主要表现为学校的核心价值观、育人目标等。美国教育学家布劳迪(H.S.Broudy)曾提醒那些轻视教育哲学的人注意:一个人选择教师职业,首先必须明确自己信奉什么教育哲学。
    教育哲学对学校发展来说,意义重大。南京师范大学金生鈜教授就认为:“教育哲学的意义就在于它是一种探询教育的价值应然学说,它通过思想而为追求美好生活的应然的教育理想进行辩护,即为精神的教化辩护。”也就是说,一所学校的教育哲学,其根本意义就在于调动全体教师对教育理想的热望与追求,不让教育在各种潮流的冲击下走向异化,从而达到真正教化人并把人引向美好生活的目的。
    其中,学校的核心价值观,即为了儿童、为了教育、为了社会而深植于学校所有成员心灵深处的精神诉求,是所有成员对学校一切人、事、制度等各方面进行判断的价值标准,它是一所学校教育哲学的根本,也是凝聚学校全体成员的根本。
    对一名普通教师而言,他既是社会的人,更是精神的人。作为社会的人,他们需要在学校这个组织中找到自己认同的,并属于这个组织全体的教育信念和理想,以获得自己作为学校人的自我认同感与肯定感;作为精神的人,他们更渴求有一盏令自己向往、值得追求、能感受到无限温暖的远方的“灯”,他们可以为这个价值目标无怨无悔、乐此不疲地追寻与奋斗一生。那盏充满神奇力量的“灯”,就是教师的精神信仰和诉求,就是学校的核心价值观。
    这种精神诉求超越了世俗的现实功利,以信念、信仰、理想为基石,或表现为一定的社会历史责任感,或表现为对儿童的主体性、个性、自由、人权的尊重。当这种精神诉求充溢于整个校园时,当这种精神诉求影响到全体教师的教育教学行为时,它不仅可以让一所学校焕发出色彩,而且也能使教师的生活充满德行和意义。
    德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家雅斯贝尔斯曾说过,教育,不能没有虔敬之心,否则最多只是一种劝学的态度,对终极价值和绝对真理的虔敬是一切教育的本质。笔者以为,核心价值观就是终极价值的重要内容之一。没有核心价值观支撑的教师,他每天的工作除了形而下的劳作,就是不知所措的茫然。从这个意义上讲,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作用之一,就是使教师的教育生活摆脱“分数主义”、“拜金主义”、“工具主义”的影响,从而彰显出教育的超越性。
    笔者曾看到英国一些学校对自身提倡的核心价值观的陈述:“教学价值观”,包括“增加学生学习的经验”、“教授学生知识和技能,培养学生积极的态度以认识到自我的潜能和理想”、“不断探索以及自我批评反省的精神”;道德价值观,包括“关爱”、“公平”、“富有道德想象力”、“富有道德勇气”、“约束自我,有决心”;社会价值观,包括“尊重他人”、“合作、参与、信任、谦恭”、“富有同情心”……
    在此处,学校核心价值观超越了单一的知识价值追求,形成了包括人的发展价值、伦理道德价值、社会价值等在内的价值体系,既有宏观层次,又有微观层次;既关注社会,又关注个体;既有现实性和可操作性,也有理想性和终极性,不华丽,不浮躁,牵引着人的向往,体现了教育的情怀。这样的核心价值观,它是教育者、受教育者应该追求、值得追求、必须追求的教育哲学;它使学校在发展人的社会性的同时,也发展人的自然性和精神性;使教师在追寻教育的终极价值时,也不断明确、巩固和深化着自己的教育哲学。
    值得注意的是,核心价值观作为深化于全体教师心中的教育哲学,其建构主体是全体教师,也包括学生,而不仅仅是校长。虽然校长是学校核心价值观形成的组织者,最终认定的决策者,但这并不意味着校长可以越俎代庖地成为学校核心价值观建设的主体。主体错位以后,理应汇聚各方,特别是教师价值观共识的学校核心价值观便成了校长个人的价值观,如果教师在价值观的选择、建设中缺位,他们的价值共识就难以达成,所谓的学校核心价值观也就流于形式了。
    如何唤醒和重构核心价值观
    唤醒和重构核心价值观是一个复杂、细致而漫长的过程,这里的路径主要有:
    首先,倡导教师学习教育哲学,这是教师认识教育本质规律的基础,也是教师产生精神诉求和学校形成核心价值观的前提。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的问题,是哲学的千年追问,也是人们苦苦探询的本体论、价值论、方法论问题。思考和研习世间万物,都离不开这三大主题。
    教育哲学对于教育者之必要性也主要体现在这三大方面:如果没有对教育是什么(本体论)的正确认识,就不会有对教育本质问题的正确认识,教育也许只会是“规训”人而不是“教化”人,只会是奴役人而不是解放人,甚至落人作家冉云飞先生所痛心的“不把人弄残废决不收场”的境地。如果没有对教育为什么(价值论)的正确认识,就没有办法保障判断的正确,没有正确的价值判断,就不可能具备洞察事物的长远眼光和反思意识,从而导致诸多教育行为的“短视”和“工具主义”。比如,为了眼前的分数而以牺牲学生身心健康为代价的“疲劳教育”,师生加班加点,苦不堪言,但如果学校对“教育为什么”的答案是“分数”的话,那学校就会认为这种行为是认真负责的表现,而没有人去反思行为的实际效果和教育意义。所以,只有当教师们在内心里都对教育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有一个正确认识之后,才可能产生对教育的精神信仰和诉求,一所学校才有了提炼和重构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前提。
    所以,笔者提倡,教育者要学习一点普通哲学(含西方哲学史),阅读一些教育哲学著作,以便对教育根本问题有正确的领悟。记得鲁洁先生曾语重心长地对弟子说:“康德的书是每一个做教师的人都应该读一读的。”①因为康德的哲学,尤其是他的道德哲学,对真善美的描述、对自由的肯定、对“人是目的”的高扬、对人是什么的揭示,体现了他相当的人学价值观。所以,从事“人”的教育工作的教师,读一读康德,就会更好地理解“人”,从而更好地领悟教育的真谛。同时,像柏拉图的《理想国》、卢梭的《爱弥儿》、杜威的《民主主义与教育》等这些对教育实践产生过深远和广泛影响并具有一定原创性的教育哲学名著,是各种新的教育思想诞生的源泉,也是学校核心价值观生成的思想土壤。因此,笔者建议学校要将教育哲学作为校本培训的内容,师范类院校要开设相关的教育哲学课程。
    其次,在不同主体的个性化价值观之中,寻找共通性元素。在现实生活中,师生的价值观是多元的。每一位师生的价值观,彼此之间都不能相互等同或替代。但是,就像社会里的多种价值观里,总有一种被人们认为是最重要的价值观,并以此作为自己进行价值判断的基础一样,学校内部也必然存在着一种能体现本校特点、能够为全校师生所认同的价值观,即学校的核心价值观。
    学校的核心价值观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和思维方式,决定着学校的基本特性,规定着学校的发展方向。我们既可以通过非正式的交流,也可以通过正式的问卷、访谈来发现师生的价值取向,然后找出共通的元素。比如,某小学在提炼学校核心价值观时,教师普遍认为,儿童的内心、行为中潜藏着美,这些美也容易得到学生的认同并受到教育,此时,“美”就成为了该校各种价值观的共通性元素。于是,学校提出,将“尚美”作为学校的核心价值观。经过深化和提炼,他们认为,人的内心就潜藏着美,教育就是将人心中美的东西拨动出来。所以学校要求教师在教育中要学会观察美、发现美、传播美,通过“在场”的事件发现“不在场”的美的价值,使教育富有实效性和针对性。如今的这所学校,教师博约兼资,文行并美;学生举止优雅、个性灵动;学校知名度和美誉度位居省内同类学校的前列。
    再次,通过活动来唤醒教师心中的教育哲学,构建学校的核心价值观。由于价值观的超知识性,学校核心价值观不能像普及科学知识那样,仅仅通过传播和灌输来统一头脑,而必须通过活动、讨论、交流等方式来发挥核心价值观的启迪和规范作用。
    比如,美国霍恩小学将“提倡关怀、寓教于乐”作为学校核心价值观,学校每年秋天都会组织“关怀周”。星期二,学生写信感谢家长对自己的照顾。星期三,班主任给班上每个学生悉心留言。星期四,学生自愿参加一项慈善活动,可以去当地的无家可归者之家或孤儿院帮忙。而校长则通常选择轻松愉快的方式犒劳辛苦工作的教师。比如,教师填完学生的成绩单后,会在自己的信箱里发现一块口香糖,感谢他们为完成这项工作所付出的额外劳动,因为这种口香糖的牌子就叫“额外”。②此时,校园的各种活动既是核心价值观内化的方式,也是唤醒的方式,是在内化中唤醒,在唤醒中内化。正是在这种内化、唤醒的活动中,“关怀”这一核心价值观成为了霍恩小学校长、教师心中的教育哲学。
    在构建学校核心价值时,我们要注意,核心价值观必须是内生的。学校核心价值观的生成必须源于校本,否则就是一种外生的知识。所谓校本,是指以学校的历史、传统和实际为本,立足于学校,立足于教师,是这所学校的、关于这所学校的和为了这所学校的,是“内生”而不是“外推”。
    围绕核心价值观,建设学校文化
    学校核心价值观建成后,不能束之高阁,而必须内化到师生的行动、学校的制度和物质环境中去。如何内化呢?笔者以为,围绕核心价值观,进行学校文化建设是一条可行的路径。一方面,必须将核心价值观作为学校文化建设的灵魂,放在最重要和最领先的地位;另一方面,在建构学校核心价值观时,学校制度文化、行为文化和物质文化必须同步建设,使核心价值观能够浸染、渗透、内化其中,成为学校文化建设中的一根无形却很耀眼的“红线”。
    第一,学校制度文化,是学校核心价值观的保障体系。核心价值观的实现,需要制度的保障。如果一所学校以“人本”为核心价值观,那么,学校的组织结构以扁平化为宜,学校的管理制度不能营造出强制性的学校氛围,从而阻碍学生的个性发展。像“禁止学生晚自习两个小时期间上厕所”、“女生留长发必须强制性剪掉”等违背“人本”的校规或班规,就不能存在。蔡元培先生主持北京大学期间,以“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为核心价值观,制定了“抱定宗旨、砥砺德行、敬爱师友”的著名章程,净化了当时盛行的“读书为了做官”的学风,涤荡了旧北大的陈腐气息,为实现学校核心价值观提供了制度保障。
    第二,学校的行为文化,是核心价值观的动态载体。行为文化是学校核心价值观内化与否的直接体现,也是学校文化的外显方式。它主要包括师生的教育教学行为、言谈举止、交流沟通等。比如,那所把“尚美”作为核心价值观的学校,校长发现一名小男生将别人“滑落”(是小男生这样“审美性”地认为的)到地上的碗自觉捡起,并送到碗柜中。于是校长问了他的名字,随后牵着他的小手把他带到班主任跟前,用审美性的语气讲述了他的“捡碗一景”。后来,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又重讲了这一“美景”,此时尽管班主任没有直接表扬,但班主任的审美性叙述,不仅让小男生受到激励,而且也让同学得到了教育。在这个过程中,“尚美”内化为师生(含校长)的自觉行为,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尽量地发现美、放大美、示范美,“尚美”的价值观就这样成为了一种深化于教师心中的教育哲学追求。
    第三,学校物质文化,是核心价值观的静态表现形式。物质文化主要指广大师生参与创造的、能够给人以情感熏陶和启迪的各种物质设施。包括环境、条件、标识物、建筑物命名等。一所以“尊重生命”为核心价值观的学校里,篮球架的铁制底座有棱角,为了防止学生撞上受伤,学校用柔软的海绵把铁制底座精心包裹起来。这一对生命呵护的细节,使得学校核心价值观外化为震撼人、教育人的物质环境。
    事实上,物质文化也好,制度文化和行为文化也好,如果没有以学校核心价值观为核心的精神文化的支撑和渗透,这些物质和制度就会失去灵魂,成为一盘散沙。所以,在建设物质文化和学校文化时,校长和教师必须时刻有一个指南针,即学校的核心价值观,而不要想当然地以为任何先进的物质设施,只要放在校园里,就天然地具有了教育的意义。
    像江苏省的翔宇教育集团,把自身核心价值观定为“培养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在他们下属的江苏宝应中学校园里,有一泓面积达2100平方米的人工湖。为了给包括人工湖在内的校园景点取一个好听又有意义的名字,学校来了个全校师生总动员。
    两个星期后,产生了一份令人激动和振奋的统计,栖鸾湖、明心湖、鸾梦湖、映月湖等,每个提名都超过100票。正在评选小组左右为难的时候,一个意见让人眼睛一亮。一位学生写道:“翔宇核心价值是‘培养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校园永远是我们人生旅程里的一个驿站。出于这样的考虑,在校园景点命名方面,尤其是在对人工湖命名时,个人以为不妨向北京大学学习,取名无名湖——等到哪一天有翔宇学子为校争光,为国争光后,再以他(她)的名字命名不迟!”经过热烈讨论,最终评选小组接受了这位同学的建议,给人工湖初步定名为“无名湖”——今日无名,寄意明天成名的你。
    此时,我们看到的是一所努力建设文化的学校,而其中真正起作用的,正是学校的核心价值观。在宝应中学人工湖命名的过程中,我们也能感受到,核心价值观必须是内生的,且必须发挥师生的主体作用;核心价值观一旦形成,就具有巨大的规范、激励、引领作用。
    另外,笔者认为,学校核心价值观在实际表达中,不能简单地等同于“三风”(教风、学风、校风)或一般性口号。学校核心价值观作为学校广大师生教育哲学的重要内容之一,其作为信仰、信念、理想的精神品性决定了它只能是一种应然,而“教风、学风、校风”则更多的是一种实然,我们说某校教风良、学风正、校风好,就是一种实际形成的风气。当前,很多学校将学校核心价值观等同于“三风”,使学校教育哲学缺乏形而上的追求,导致学校“功利主义”和“工具主义”盛行,教育的本质属性受到了严重的扭曲和变形。
    部分学校还习惯于将“校训+三风”作为学校核心价值观建设不可缺乏的一整套程式,这种叠床架屋的做法,使学校核心价值观表达形式杂糅、堆砌,表达主旨不集中。笔者在此建议取消“三风”,代之以学校核心价值观声明(陈述、宣言),其表达方式应系统、简洁,真正体现出学校全体教育者的教育追求。
    参考文献:
    ①王啸:《教育人学——当代教育学的人学路向》[M],江苏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90页。
    ②[美]特伦斯·E·迪尔、肯特·D·彼得森:《校长在塑造学校文化中的角色》[M],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年版,第106页~第111页。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