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见智

有大德才会有大智

 
 
 

日志

 
 

解密童书中的儿童哲学(摘)  

2012-04-05 14:28:14|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随着对儿童教育、儿童阅读的思考与探索持续深入,“儿童哲学”一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人们面前。在我看来,儿童哲学这个概念有三层含义:一是成人对儿童这种生命存在进行的哲学研究,如约翰·洛克、卢梭、福禄培尔、杜威、蒙台梭利等人的儿童教育哲学;二是成人对儿童的哲学思考进行的哲学研究,如李普曼、马修斯、费鲁奇等人的学说;三是儿童自己进行的哲学思考。  

                《哲学鸟飞罗》插图

 儿童是个哲学家

意大利哲学家、心理学家皮耶罗·费鲁奇有本著作叫《孩子是个哲学家》。该书认真研究了儿童的哲学思考,尤其可贵的是,费鲁奇虔诚地表现出向儿童学习的姿态。这种姿态,对于我们正在面对儿童哲学的学术社会、教育社会极为重要。我曾听到一位哲学家说,当你说“儿童是个哲学家”的时候,千万别太认真。我也听到一位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质疑“儿童天生是个哲学家”这一说法。

 我认为,像对许多其他儿童文化一样,我们对儿童哲学这个问题不能半途而废。所谓半途而废,指的是一方面愿意面对儿童的哲学思考,另一方面又以成人本位的标准,否认儿童的哲学思考所具有的真正的哲学品质。的确,儿童不能成为著书立说的哲学家,也不能成为大学的哲学教授,但是,由于拥有天真的品质,富于好奇心和探索欲,儿童能够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哲学思考,而这些思考可以触及真正的、根本的哲学问题。

 马修斯在《童年哲学》一书中说:“我的意思并不是小孩子、或者某些小孩子作起哲学来比所有的大人都强……但是,孩子的哲学所拥有的清新、迫切、自然天成,既值得我们为他喝彩,又有助领略成人哲学或哲学本身的特质或意蕴。”他还在《哲学与幼童》一书里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事例:“伊恩(6岁)感到懊恼的是他父母朋友的三个孩子霸占了电视;他们不让他看他喜欢的电视节目。‘妈妈’,他用沮丧的口气问道:‘为什么三个人的自私比一个人的自私好?’”

 马修斯的这个例子让我联想到哈佛大学哲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在哲学课上所举的一个例子。一辆电车刹车失灵,如果直行,尽头有五个工人在工作,如果拐到另一个岔道,尽头只有一个工人在工作。桑德尔教授问道,如果是你,会怎么做?结果多数学生选择了把电车开向岔道。6岁的伊恩和哲学教授桑德尔提出的问题,都与功利主义哲学相关。在桑德尔教授的课堂上,那些大学生所思考的问题,未必比伊恩的思考更切中功利主义哲学的要害、更有论辩力。

 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智慧之路》里说:“哲学思想永远只能根源于自由的创造,并且每个人都必须自己完成他的哲学创造。我们可以从孩子们提出的各类问题中,意外地发现人类在哲学方面所具有的内在禀赋。我们常能从孩子的言谈中,听到触及哲学奥秘的话来……”雅斯贝尔斯举了好几个例子,其中一个是:“一个孩子以惊异的语气脱口喊道,‘我一直试图把自己想象为另外一个人,但是我仍然是我自己。’这个孩子已经触到确定性的普遍本源之一。他通过关注‘自我’而意识到‘存在’。他被他自己的那个‘我’所具有的神秘性弄迷惑了,而这种神秘性唯有通过‘自我’才能被领悟,于是,他面对这个‘终极实在’而茫然不知所措。”

可以肯定地说,儿童拥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哲学思考。这种儿童哲学有着与成人哲学家论述的哲学不同的存在形态,但是问题的指向都是哲学。

  童书里的儿童哲学

 哲学存在于人的生活之中。表现人的生活的文学自然也会表现哲学问题,甚至会先于哲学研究来表现哲学问题。童书(儿童文学)也不例外,因为它揭示着儿童的心灵世界,所以必然蕴含着丰富的儿童哲学。

 涉及哲学内容的文学类童书大体有三类。一类是用文学(包括图画书)的形式直接面向儿童来谈哲学问题的童书,如奥斯卡·伯瑞尼弗撰文、德普雷绘画的《我与世界面对面》,就标示为“哲学启蒙绘本”,目前,引进的这类绘本较多;另一类是故事里蕴含哲学问题的童书,这类童书里的哲学问题未必是由儿童表现出来的,如马修斯在《哲学与幼童》里谈到的《大熊,不对了》、《绿野仙踪》、《许多个月亮》;还有一类,是直接表现儿童哲学思考行为的童书,下面我要谈的就是这类童书。

 这里,我用一个写实的幼儿故事,具体说明童书里反映出的儿童哲学。

 笛米特·伊求的《拉拉和我》系列故事堪称幼儿文学的经典,其中有一个故事叫《鲜奶油蛋糕》。有一天,拉拉和弟弟(“我”)看见冰箱里有一个大蛋糕。妈妈告诫他们蛋糕是请客用的,不许碰,爱玛姑妈和可瑞姑妈今天会来。妈妈说完就去买咖啡了。拉拉打开冰箱,看那个蛋糕。“我”说,不要碰它,那是给客人的!拉拉说,我根本不想碰它,我只是在想,鲜奶油蛋糕也许坏掉了,如果坏掉了,两位姑妈就会中毒。“我”不希望两位姑妈中毒,就问道,我们该怎么办?很简单,拉拉说,我们先尝一口看看。“我”当然表示赞成。拉拉尝左边,“我”尝右边。啊,真好吃。“我”说,蛋糕没有坏掉,爱玛姑妈和可瑞姑妈不会中毒。“但是,”拉拉说,“我们只能说这两边没有毒,其他的地方呢?”于是,姐弟俩尝遍了蛋糕的每一边,确信是没有毒的。“我”说,蛋糕的周围都是好的。“是的。”拉拉说,“外面这一圈是好的,但是中间也许坏掉了!”姐弟俩拿来刀子,切开蛋糕,尝了它中间的部分。当妈妈回来时,看到蛋糕,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我们不希望爱玛姑妈和可瑞姑妈中毒!”拉拉和“我”赶紧解释。你们这两个馋鬼,都给我吞下去。既然妈妈这么说,姐弟俩也就照着做。他们把整个蛋糕都吃光了,最后一起肚子痛。“你看!”拉拉对“我”说,“这个蛋糕是坏掉的吧!”

 在这个幽默的小故事中,儿童的行为背后蕴含着什么样的哲学内涵呢?整件事缘起于拉拉的一个猜测:“鲜奶油蛋糕也许坏掉了”。蛋糕到底坏没坏呢?解决这个疑问,拉拉采取的是“尝一口看看”这一做法。英国经验主义哲学的创立者约翰·洛克说,人类的知识都是从经验中来的。拉拉无师自通地掌握了经验主义哲学的实证方法。这是《鲜奶油蛋糕》的第一个哲学意涵。尝过左右两边,“我”得出结论,“蛋糕没有坏掉”。可是,拉拉又开始怀疑了(亚里士多德指出过,哲学导源于怀疑和困惑),“其他的地方呢?”在拉拉的这个怀疑里,实际上涉及的是哲学的“归纳法”这一问题。我们已经观察到的部分(蛋糕的左右两边)能否成为尚未观察到的部分(蛋糕的“其他的地方”)的例证。蛋糕的左右两边没有坏掉这一观察,能否成为用来证明蛋糕的“其他地方”也没有坏掉的依据?显然,拉拉质疑这个问题,所以她提出,要尝尝蛋糕的“其他的地方”。拉拉行为的心理动机是因为嘴馋,但她的确为自己吃遍蛋糕找到了不容置疑的哲学依据。这是这个故事的第二个哲学意涵。

 这个故事也许还有其他哲学意涵。在故事的结尾,拉拉说“这个蛋糕是坏掉的”。很多读者可能会想,蛋糕没有坏,拉拉和“我”肚子痛,是蛋糕吃多了,撑的。可是,蛋糕没有可能真的坏掉了吗?这样一想,就会发现,说拉拉和“我”肚子疼是撑的,并没有确凿的证据。那么,说拉拉和“我”肚子疼就是因为蛋糕坏掉了,就有确凿证据吗?显然也没有。看来,这个故事留下了一个悬疑。而探讨哪一种可能性都有可能进入哲学思考。

 童书里的儿童哲学隐藏在故事之中,不易被读者所察觉。恰恰是因为融入在作品的生活世界中,才更容易被儿童读者所感知和吸收,是最有效的对儿童进行哲学教育的珍贵资源。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