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见智

有大德才会有大智

 
 
 

日志

 
 

用孩子的逻辑启蒙哲学(摘)  

2012-04-05 14:30:37|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早知道幼童与哲学这个命题,是在钱钟书先生推荐三联书店翻译的一本小书里。这本小书1989年出版,名字叫做《哲学与幼童》,作者马修斯。一个学龄前的小男孩,舔着粘在锅底的糖汁,问他爸爸:我们如何确定现在不是在做梦?这个故事令人兴味盎然,莫非真是庄周梦蝶的儿童版?不过,等我对这个命题真正发生兴趣,并开始自己的观察思考,却要到近20年之后,自家的小朋友一往无前地长到5岁。

我儿子菜虫小朋友第一次问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时,年方5岁。我与虫妈都还没有准备好如何作答。当然我们知道孩子必然会提出这个问题,但却没有料到,会在一个毫无逻辑关联的时刻提出来。这一年,是2010年。在此之前,我已经将这套《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藏之书架久矣,这下,终于要拿出来按图索骥寻找对策了。我翻到这套书中的一章——《生命的故事》,这个故事给孩子们解释了石头与蘑菇的区别,还饶有趣味地简述了生命的起源与进化。在成人看来,故事行文有趣,情景交融,颇可一读,但显然,对于5岁的菜虫而言,这样的解释尚显得太抽象而难以接受。最后,我给菜虫讲述了华德福教育中的一个生命起源的故事。

但从此,我切切实实体会到,哲学的种子,在孩子们的心田里,早已经种下了。随着孩子个体的成长,这些问题会不时地冒出来——孩子们在孜孜不倦地展开对这个世界、对自身、对未知的思考和探索。为了应对菜虫将来的各种疑问,我不得不将这套丛书通读一遍。作用很显著,当菜虫奇怪于男孩与女孩之区别时,我就可以化用书中的描述,对菜虫加以引导。现在,菜虫7岁了,他的思维发展到了新的水平,于是开始纠结:为什么小孩子必须听大人的话呢?这个时候,这套丛书中“同意与反对”这一章,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但我喜欢这套丛书,倒不是因为它提供了孩子可能寻求的答案。我读完丛书满怀感恩之情:编著者碧姬·拉贝和米歇尔·毕奇,他们怀着多么巨大的善意和温情啊!他们对孩子有多么巨大的爱啊!在这些跟孩子们如话家常的对话中,他们从不居高临下,从不耳提面命,从不颐指气使。相反,他们在书中表现出来的天真,就像一个孩子一样纯洁无瑕。他们是成年人,拥有成年人的理性,同时又有孩子的好奇,懂得孩子的思维方式,俯下身子,来跟孩子对话,因而整套书是孩子的视角,妙趣横生,引人入胜,即便成年人读来也不会感觉幼稚和无趣。其实,这样的姿态,不正是我们这些父母本来就该具有的吗?可惜在中国,长时间以来,很多父母理所当然地以为孩子幼稚无知,需要成年人的强力介入。殊不知,孩子的世界是一个奇妙的世界,需要我们成人怀抱谦卑之心、敬畏之情去面对。

现在我们知道,孩子的世界,是一个独特而自足的世界,他们遵循着自己的逻辑与思维。成年人自己也曾经是孩子,可悲的是,当其成年,却忘掉了自己曾经也是孩子。从任何层面来说,重新认识孩子的世界,都是为人父母必须学习的功课。作为父母,我们自有对孩子的天然之爱,也正因为如此,才更需要适当的表达爱的方式。而就孩子的精神世界而言,成年人尤其需要呵护其天性的自由成长。我们每个人都会惊讶、赞叹、感念孩子的不断成长,我甚至经常会陷入一种神秘主义里面,因为每个孩子都像天使,他带着神的恩宠,悠悠嬉戏于自我的世界,这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事!

在我看来,这套《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首先是对孩子们天性顺其自然的一种护持。针对的是孩子们天真的好奇,在解决孩子必然提及的一些问题的同时,使得这种好奇能够保持长远。其次,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特点,这套书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套儿童视角的公民教育丛书。无论是“人与动物”、“战争与和平”、“自然与污染”,还是“暴力与非暴力”,在这些章节中,不单单是对未知可能性的探索,同时还贯穿了全人类所共同遵循的一些价值标准。以“人与动物”一章而言,编著者指出了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自由”。而什么是自由呢,在“头儿与普通人”一章中可以见出一些端倪。因为,人是群体生活的,为了人们能和平共处,个体便不得不让渡一些自由,于是规则与法律便出现了。这样,法律就成了“真正的头儿”。接下去进一步的逻辑便是,我们用选票产生法律,而这种由法律和选票构成的体制,为了让人们更好地生活在一起的制度,便叫做“民主”。

在读这套书的过程中,我总是惊讶于编著者理性与童心的和谐统一,叙述娓娓道来,道理深入浅出,语言观之可喜。但我并不妄自菲薄,不为当下看不到类似的本土作品而羞愧。事实上,在1912年版的《共和国教科书》里,已经有了这样的儿童读物的萌芽。去年张立宪重印这套教科书,其中《新国文》高小部分第一课,叫做《国体与政体》,以浅近之文言,明白晓畅地给孩子们阐述了“君主”与“民主”、“专制”与“立宪”的区别。这套教科书,距今100年矣。

《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书》碧姬·拉贝、米歇尔·毕奇著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