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见智

有大德才会有大智

 
 
 

日志

 
 

教育的两种基本价值取向(摘)  

2012-05-18 21:46:24|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的两种基本价值取向 

  周 川

教育的目的是培养人,但是,为什么培养人,为谁培养人?从历史的角度看,实质往往大异其趣。这就涉及到教育的基本出发点和宗旨问题,也就是基本的教育价值取向问题。历史上主要有两种基本的教育价值取向,即所谓 “社会本位”和“个人本位”。前者又被称为

“工具价值观”或“外在价值观”,后者又被称为“本体价值观”或“内在价值观”。

                 “社会本位”教育价值取向的基本点及代表者

“社会本位”教育价值取向的思想基础,认为人是社会的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因此必须为了社会而培养人,为了国家培养人,把人培养成国家和社会所需要的人。教育的基本出发点是,由“国家”或“社会”制定目标规格,(由“国家”“社会”信任的人)按照“国家、社会需要”精选教育内容,教育带有强制性。这种价值观是随着阶级、国家的产生而逐渐形成,几乎从学校教育产生之日起就根植于其中了。

    在中国,倾向于“社会本位”教育价值的代表者,如孔孟。孟子认为“仁义礼智根于心”,教育的目的就是培养“仁义礼智”;那为什么要到这种目的呢?从价值取向上看,是因为“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善政民畏之,善教民爱之。善政得民财,善教得民心。”孔子也主张,“上好礼,则民易使也。”

又如《礼记》,将教育的目的明确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而其价值取向,则是“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君子欲化民成俗,必由其学乎!”

秦代文教政策称教育目的为“圣智仁义,显白道理”、“端直敦忠,事业有常”,而其价值;取向,则为“改化黔首,匡饬异俗”,因而秦代推行“书同文”、“行同伦”、“以吏为师”,也就不难理解了。汉代董仲舒认为:王者的职责在于“任德教而不任刑”,“以教化为大务”。因此他推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教育的政治伦理化”动机昭然若揭。

在国外,柏拉图是较早论述“社会本位”教育价值取向的哲人,他的教育目的是培养“哲学王”作为“理想国”的统治者,“等到他们看到了‘善’的本身,便以此作为他们治国安民与修己的模型所在。”他在论述儿童游戏问题时说过: “没有人觉察到儿童的游戏同政法的稳定是否是很有关系的。因为如果给儿童安排同样的游戏,采用同样的游戏方式,使其爱好相同的玩具,那么邦国的庄严的制度就会稳固并且保持下去,不致被破坏。”

西方近代,有德国的费希特,主张教育要培养“道德心”、“宗教心”,而第一要务是培养“爱国心”的“德国人”,因此要由国家管理教育。明治维新后,日本教育大臣森有礼更是明确地宣称:“诸学校要自始自终地牢记:学政的目的不是为了学生,而是为了国家。”

             “个人本位”教育价值取向的基本点及其代表者

“个人本位”价值观的思想基础在于这样一种认识:个体是自由的实在体,个人先于社会而存在,个人为了自身的发展才去与别人交往,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社会,进而建立维护这个社会的国家统治机构;个人的天然权利是生命和自由,国家的任务是保护个人的这种天然权利;社会与国家不是目的,它应以个人的发展为最终鹄的。个人发展了,社会也就发展了;个人好了,社会也就好了。教育的基本出发点是,按照受教育的自然生长规律,将教育的首要目的直接定位于受教育者个体的自由发展(符合他们自身天性的发展);强调“自然适应性原则”,反对按照预先设定的“外在目标”去塑造他们,并去除掉他们与这个“外在目标”不相符合的个性特征。这种教育价值观作为一种思潮,主要是在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推动下逐渐成形的。

夸美纽斯指出:目的“学问、德行、虔信”,三者的种子“自然存在我们身上”;教育就是要“模仿自然秩序”、“以自然为向导”。启蒙运动的先驱卢梭说过:如果“必须在教育成一个人还是教育成一个公民之间加以选择……,从我的门下除去,他既不是文官,也不是武人,也不是僧侣;他首先是人”。而要培养这种“自然人”,就需要实施“自由教育”。康德将教育的目的定位于培养理性人和道德人,他最著名的名言之一是:“人永远是目的,而不是手段。”穆勒曾经认为:“盖所恶于国家之教育者,彼将立一格焉,以陶铸一国,使务归于冥同,如一壠之禾,如一丘之貉,顾其所立之一格,非必至美善者耳。特其时之君相巫师,当权贵族,或国民代表之大半,所号为美善者耳。使其术不效,则固误国民矣,就令而效,其势亦将以劫持人心,而成拘墟束教之大弊。(严复译)进步主义大师杜威说:“生活就是发展”,“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做中学”,因此“教育过程在它自身以外无目的;它就是它自己的目的”。

    在中国,蔡元培可以看做是系统阐释“个人本位”教育价值观的先驱,他认为:“民国教育与君主时代之教育,其不同点何在?君主时代之教育方针,不从受教育者本体上着想,用一个人主义或用一部分人主义,利用一种方法,驱使受教育者迁就他之主义。民国教育方针,应从受教育者本体上着想,有如何能力,方能尽如何责任;受如何教育,始能具如何能力。”他主张:“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给抱有他种目的的人去应用的。所以,教育事业当完全交与教育家,保有独立的资格,毫不受各派政党或各派教会的影响。”因此,“知教育者,与其守成法,毋宁尚自然,与其求划一,毋宁展个性。”人民教育家陶行知也主张:教育即人的解放,要“从成人的残酷里把儿童解放出来”,他说:“生活教育是生活所原有,生活所自营,生活所必需的教育。教育的根本意义是生活之变化”。因此“生活教育”就是要用教育力量“来达民之情,遂民之愿,把天理与人欲打成一片”。

                        两种价值观的冲突与融合

从其及基本主张看,“社会本位”的教育价值观和“个人本位”的教育价值观,是两种不同的教育体制和宗旨的反映,是相互对立的,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难以调和。在这里,很难离开具体的历史背景和社会条件去评价是非优劣。但是,从教育发展的基本内在规律看,从马克思所揭示的那种美好的未来社会制度,将“排除一切不依赖于个人而存在的东西”,“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那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来看,更加重视“个人”在教育上的地位,更加重视“个人发展需要”在教育工作中的基础作用,应是我们应取的基本走向。

  评论这张
 
阅读(19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