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见智

有大德才会有大智

 
 
 

日志

 
 

2012:一位教师的阅读笔记(摘)  

2013-01-13 14:13:10|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辑这期稿件的时候,适逢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尽管多数人以娱乐的态度看待这个被广泛传播的预言,但涉及生命终结的可能,人们难免在笑谈的同时,暗自对人生进行一番审视。一旦严肃地拷问,这个冬日岁末的调子便不可避免地“形而上”了起来。本期,我们用“一位教师的阅读笔记”梳理一年的读与思,借阅读解决我们对人生和世界的疑惑。另一位教师用随笔表达了这样的愿望:通过给学生读有价值的书籍,告诉他们什么是正常的生活。

站在一年的末尾,相信我们等来的会是一轮崭新的太阳,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是幾米绘本《拥抱》里的那头红狮子,打开书,感受一个又一个温暖的拥抱;合上书,去拥抱一个属于自己的未来。

■蔡朝阳

如果真有世界末日,我也愿意去阅读一本书。这次,我想读的是C·S·路易斯的《从岁首到年终》。这并非刻意挑选,而是阅读序列里,刚好排到了这一本。而C·S·路易斯对信仰的论述,对人生意义的追问,恰可以在末日来临之前(假如真有末日的话),借以拷问我们自己的一生。

通过阅读,解决人生疑惑

这一年,春华秋实,寒暑更替,一年便是一生的缩影。《逍遥游》里,庄子说,蟪蛄不知春秋,朝菌不知晦朔。可是,对于蟪蛄与朝菌而言,这何尝不是一生?世界末日的传说,正好让我们考虑一个久远的哲学命题:向死而在。因为,正因为人生是有限的,人生才值得用意义去追问。在时间的维度上,人类和朝菌与蟪蛄,区别真的不大。而在意义的维度上,帕斯卡尔告诉我们,思想,是人类全部的尊严所在。现在,若有人问,如果世界末日真的来临,你将做些什么。我想,我要继续阅读那些我尚未读完的经典著述,借以解决我对世界和人生的疑惑。这一次,是C·S·路易斯。

何以会是C·S·路易斯呢?这位最伟大的牛津人,他最广为人知的,当然是煌煌七卷本的《纳尼亚传奇》。我对C·S·路易斯的迷恋,也从这个七卷本的童话王国开始。很难想象,一个牛津大学的教授会写出这么一部传奇小说。于是,随着纳尼亚世界宏阔图景的展开,我们自然要去追踪这位背后的造物者。在《痛苦的奥秘》这本书里,路易斯问:“如果真有一个全能的、充满爱的上帝在,那么,上帝为什么要在世间制造那么多的苦难?”1942年,二战,伦敦空战正酣,牛津大学教授路易斯应邀去给英国皇家空军的年轻军官讲演,他看着下面一旦起飞,平均只能活一个月的青年军官,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苦难是化妆的祝福”。王怡在影评《宇宙中的双城记》里说道,路易斯“决定写一部给孩子们的童话,描述世界在苦难中的真相,也描述那些青年军官到底怀着什么样的信念去死;而这信念,只是叫他们死呢,还是能叫他们活?”七卷本《纳尼亚传奇》出版即成经典,J·K·罗琳日后自述,之所以《哈利·波特》也写了七卷,正是为了向《纳尼亚传奇》致敬。

路易斯的书是我2012年进行的专题阅读之一。这种专题阅读与我的关注点密切相关,而与以往的阅读全然不同。以往的阅读,多以时下新书为主,似乎我是一个职业书评人。而今年虽然也关注新书的出版,但自己的阅读兴趣却有很大转移,一则因为我对工作的态度,一则也为了解决我自身的困惑。

在阅读中,重新理解教育

多年来,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不务正业”的高中教师,而近几年,开始对教育发生了真正的兴趣。此生已届四十,悲剧在于,最近才刚刚发现教育对人的守护之重要,教育是要教人自由,使人成为他自己。在这个意义上,教育何其重要!我们所承担的工作,有奇异的恩典存在。因而,我恰恰认为,最近我才重新发现了自己的任务。在当下,身为父母,同时又身为教育从业者,教师的责任实在重大。这个职责,以前就有所了解,但从未像如今这样能理解其重要与艰巨。曾经无知者无畏,而当你略窥堂奥,才有切肤之感,才会在敬畏之中生出一种庄严感与神圣感——我们将亲手赋予这一任务以价值。

具体到我所从事的教育工作实际,我发现,越是对教育有更多的关注,便越觉得低幼阶段教育的重要。所以,身为高中教师,我会与朋友一起研究小学教材,也会亲自去写一本儿童读物。做这些工作,广泛涉猎童书是应有之义。尤其是欧美等儿童教育更为先进的地区,其绘本作品、童话作品以及其他形式各异的儿童读物,真是琳琅满目。C·S·路易斯携其《纳尼亚传奇》而进入我的视野。当然,其中还会有《魔戒》三部曲,会有E·B·怀特,但没有一个人像路易斯,用伟大的童话给我人生价值的指引。因而,我以为,教育的过程,恰恰也是教育者自我生命不断走向完满的过程,只是任重道远,我们永远在路上而已。

近年来,我的阅读往往跟着我的思考,在面临很多教育个案的时候,我常意识到教育的无力、个人的有限。在前不久写的一篇题为《教育为何是无用的》的文章中,我坦承自身的疑惑与无力感。事实上,孩子来到教师身边时,已经是个半成品了。他们不是一块有待我们雕琢的“璞玉”,相反,他们身上有各种各样的特点,可能是特长,也可能是缺点,可谓瑕瑜互现。但哪个孩子不是瑕瑜互现呢?如单从问题的角度来看,又有哪个孩子不是“问题儿童”?孩子们的虚荣、暴力、谎言,多数与家庭教育有关。而学校的评价体制,则加重了孩子们的这些问题。这个时候我经常感受到教师个体的无力。

教师不但需要成为孩子的引领者,还需要成为家长的教育者。这一点真令人十分纠结。纠结在于,有些家长并没有意识到,成为父母是一辈子的责任,给了孩子生命,还需要不断学习如何做家长。而更纠结的在于,教师何德何能,竟能担负教育家长的重责?医生,先医好自己吧。这句话也可套用在我们教师身上。

阅读是对意义的追问

对于教师,心理学的重要性格外凸显。于是,我重新捡拾起了心理学的书籍。这是在C·S·路易斯之前的专题阅读。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便是朋友黄晓丹与杨庆推荐的河合隼雄,他成为我今年阅读中的第一座富矿。我读的第一本河合隼雄的书,是《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前者是世界知名小说家,诺贝尔文学奖有力的竞争者。这样一个人,竟然要寻求河合隼雄的指导,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震惊的事情。这本书很好读,几个小时便读完,也正是这次阅读,一方面使我了解了村上春树从个人主义向人道主义的转向,另一方面也更明白了何以河合隼雄是不可替代的。于是,接下去的一本,便是河合隼雄汉译作品中最富声名的《孩子的宇宙》。

我本应该用一整篇文章的篇幅,来谈论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因为河合隼雄首先是一位临床医生,因而他有丰富的案例,这些案例所包含的心理问题,我们或多或少可以在身边看到。但更重要的在于,河合隼雄并不单单是一位临床医生,他还是一个有深厚造诣的荣格心理学分析师,一个成就卓著的学者。因而,他的书有理论高度,足以建立起我们对孩子这个特殊群体全然不同于前的认识。后来我读了河合隼雄的回忆录,得以近距离了解,河合隼雄何以一生孜孜不倦致力于儿童事业。这也促使我再次翻出蒙台梭利的《童年的秘密》,将这两本书放在同一个时间段阅读,以便互相参看。至少,我的一个模糊的意识被明确了:在教育中,成年人的责任在于,他并非孩子的建设者,而是守护者。

这里我还想提另一位日本学者,松居直。松居直与河合隼雄合著的《绘本之力》,也是今年才读。这在低幼阶段的教育界,是一本必读书,而对绘本界而言,则是一本启蒙书。沿着这本书的路径,我读了松居直另外的两本:《幸福的种子》与《我的图画书论》。日本学者不擅长构建理论体系,但精于归纳整理。松居直这两本书也不是理论著作,而是个人经历与感悟,其中充满美、爱与感动。作为出版人,可以说松居直一手促成了日本绘本的繁荣。而就更广泛的意义来说,河合隼雄、松居直这些人,正是他们重建了日本战后的教育,重塑了一代热爱自由与和平的新日本人。

就这样,阅读从岁首到年终,直到传说中的世界末日的前夕。这便回到了C·S·路易斯在《痛苦的奥秘》中的另一个问题:假如世界真有一天会毁灭,那么文明的意义又何在?我自然无法解答这些终极的追问。朝闻道,夕死可矣。对意义的追问,蕴含着人类神圣的荣光,而阅读便是追问本身。至于教育,你知道,她承袭人类的文明,恰恰显示着这种思想的荣光与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