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见智

有大德才会有大智

 
 
 

日志

 
 

教育务本从因材施教开始(摘)  

2013-02-15 17:38:23|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有乌龟拥有了参加举重项目的选择,跑步才可能成为兔子的专长。
  潘光旦先生曾说,真正的教育,只有八个字的假定——顺其自然,因其固有。不顺自然是戕贼,不因固有则徒然。人类也不例外,一切生命都有其位育。这就提出了教育的要诣是“务本”。所谓务本,即从固有的事物做起,不好高骛远,不见异思迁。
  这一思想转译为更直白的教育法则,就是因材施教。因材施教是千百年来中国教育最基本的出发点,也是中国教师最基本的入职训诫。落实到教育中,“扬长避短”可谓其浅易的实施法则。然而,在我们的学校甚至家庭教育中,“避短”常常成了“改短”——不是回避,而是不断地克服与修正,“扬长”则近乎奢侈。
  今天的教育者,为何不引导学生“避短”而是“改短”呢?因为教育选拔的逻辑是“木桶法则”,即一只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板的高度,“改短”的目的在于“打败”对手。那么,教育的目的也在于打败对手?是的,在当下的社会文化与制度逻辑中,不仅“教育改变命运”成为深入人心的社会文化动机,教育亦被视为各种稀缺机会、优质资源分配的代理机制。
  在利益分配的机会博弈中,人人忙于“改短”。“短”是一个不断被建构的相对状态。水涨船高,“短”持续存在,而“长”却被“短”遮蔽了。上海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考试所公布的成绩,有两个显著特点:其一,上海学生分数总值高居第一;其二,上海学生群体标准差最小。前一个指标若让我们尚有几分高兴,后一个指标或许会让人陷入尴尬:学生整体差异小,初看是整体地好,深究下去,其后的逻辑却是将差生训练得像好学生一样好。在过度的训练下,这一轮比赛,乌龟确实跑得与兔子相差无几。
  常识告诉我们,若以跑步论短长,乌龟哪是兔子的对手?乌龟或为肥皂泡里的光亮所激励,或不断地体受失败、挣扎,徘徊于坚持与放弃之间,将对比赛规则——制度结构可能的质疑与批判,转换为对自我的怀疑与贬低,或转变为对获胜者与获胜逻辑的尊重与服从。
  作为胜者,兔子获益了吗?在无聊且无趣的比赛中,兔子的心智同样被消磨折损,他们或为虚荣所诱惑,或自得于获胜技法的高明。在“改短”的教育实践中,没有了偏长与怪才,也没有了创新之才。
  其实,乌龟可能是很好的举重选手。只有乌龟拥有了参加举重项目的选择,跑步才可能成为兔子的专长。人载其事,各得其宜。重要的是要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唯此,才可能做到因材施教。
  现代教育为何忽略人的本性上的差异?现代性开启之后,人的价值被定义为对物的攫取与征服,人的认同被参照于与他人的机会竞争中,人被彻底地放逐于内在世界之外。现代性将人置放于外在世界的同时,将横向的品性之别转换为纵向的等级之差,人的内在不同被彻底夷平了。
  当纵向的参照体系确立后,人本性之不齐、流品之区分,又何足道哉!在蓬勃的人性塑造与昂扬的教育革新面前,“务本”——尊重人的本性,不拔苗助长、不削足适履,这一常识常理往往成为保守、落后的符号,因材施教就此搁浅。
  回到教育之本,教育要帮助个人认识自己、认同自己、再提升自己。而非随意地改变自己——哪怕与改变命运的利禄关联。这既需要内在裁节,亦需要外在取舍。
(作者刘云杉系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