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见智

有大德才会有大智

 
 
 

日志

 
 

无法预约的精彩最珍贵(摘)  

2015-10-06 14:30:22|  分类: 教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了成尚荣老师文章中的两个故事,我想起自己以前上公开课的经历,有两个现象引发了我的思考。

  一个是,听过我课的人,认为我注重文本细读,对教材解读比较深。比如在执教《西游记》中的经典故事《三打白骨精》时,我引导学生质疑:“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打个白骨精太轻松了,怎么还要三打?是不是孙悟空太笨了?”

  教白话文《晏子使楚》时,我又针对结尾一句“楚王不敢不尊重晏子了”引导学生思辨:“这句话的背后,楚王到底是尊重晏子这个人,还是晏子所在的齐国?如果尊重晏子这个人,就跟这个国家没有关系,那么作为使臣的他还有什么价值?如果因为这次晏子使楚,从今就尊重这个国家,那么这个国家的命运难道仅仅依靠一个人?”

  在这样的课堂上,学生们会实现一种自我超越,即由原来的理解字词,简单掌握内容,到逐步地对文章表达的主题以及对人物产生追问——这体现我的语文主题教学“深度学习”思想,注重思维品质的培养,从质疑出发,精心设计问题,逐步把学生的学习引向我想要他们到达的境界。

  现象的背后,是学生在我的精心设计甚或“循循善诱”下,走向“无限风光”的险峰。出现在课堂中的很多“深度生成”,都是我在解读教材时,读到了文中的某些重要语词、句段,然后一步步引导学生就此“提问”,再“解问”,最后变成了深奥的“学问”。

  一句话,精彩的路径是“教”出来的。我预设好轨道,只要学生“顺竿往上爬”,精彩就会呈现。至于是否用这样的精心设计,同样也会出现精彩,我则没有想过。

  另一个是,听课的老师觉得我的课情感丰富,讲课时充满激情,语言富有感染力。在《秋天的怀念》的课上,学生泪水涟涟,跟着史铁生一起怀念母亲;在《我是中国人》课上,学生跟着台湾小朋友动情朗诵“我是中国人……”

  我的课堂上,不仅学生,大多数老师也被带动。这一切,也是我从教育学角度,精心进行的“起承转合”的设计——创设情境,一步步导引,并在旁白朗读、音乐烘托等铺陈后升华情感。曾经,我的多少课感动了听课的老师,多少课的思辨激发了听课的老师。我引以自豪。

  直到我做了校长,我开始反思:课堂的焦点是谁?课堂最显眼的一定是儿童。课堂的起点必须从儿童那里出发!

  于是,我的课开始改变了,我追求的精彩,不是我设计的精彩,不是被我感染带动的精彩,我在课前要做“学情调研”,学中也一定想办法关注每一个学生的起点、生发后的落点。我特别注意听学生的发言,并从中点拨、评价;同时,为了不让学生有居高临下之感,我总是弓着身子,这样能和学生的目光平等相对;为了让发言的学生感到亲近,我总是最轻快地站在他的身后,让他在同学们面前侃侃而谈。

  在《牛郎织女》、《大脚丫跳芭蕾》、《魅力》等一些课上,当我把学习的空间给学生的时候,我发现,学生的精彩是无法预约的。

  学生们妙想天开地探问《牛郎织女》:“为什么是牛郎,而不是马郎或羊郎或狗郎呢?为什么王母娘娘偏偏在牛郎不在家的时候抓织女回家?织女看了一眼牛郎就决定嫁给他,是不是太轻率了?”而这都是民间故事选材与创作的妙处所在啊!

  起初,学生还觉得《魅力》中的卡佳幼稚、可笑,看戏过于投入,竟然要买下“汤姆叔叔”回家。我没有急于评价,而让学生将其原生态“可笑”写在黑板上。直到后来,体会到卡佳眼中的火光没有了的原因后,再与这个学生交流。结果学生不好意思了,他早已被卡佳童心纯洁与善良感动,竟自然地走到黑板把可笑改为“可敬”。试想,如果没有最初的等待,你无法想到这样学习的真正发生。

  专家们评价说“窦桂梅华丽转身,又一次超越”。然而,一位福建的老师听了《魅力》后,难过地来到我面前,询问:“为什么我没有被强烈的激情感染?为什么课堂那么没有步骤,导致无法记笔记?虽然学生生成精彩,可是课不好看了,不如我听的《游园不值》、《村居》那么让我激动啊……”。当我道出我的课堂追求时,这位老师并不理解,还是遗憾地离开了……

  其实,我的课堂“翻转”并不是尽善尽美的。可能是由于心中总有一个“人”,就不断逼迫自己反思,不断地改变。当然,理念的转变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细化到每一节日常课堂的细节中。也许,时间久了,就形成了一种在课堂中行走的习惯,想改也改不掉了。

  受历史“师道尊严”,及“传道、授业、解惑”的影响,我们的教育观常常是从教师的角度,强调“教”,脑子里自然想的是“我”的作用,“我”怎么把学习的知识内容灌进儿童脑子里。“我”眼前是一个个要学习的任务,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从以上两种课堂可以看出,关键还是教师的观念。有什么样的观念,就会上出什么样味道的课。当下有一种说法是我们已经不缺理念了,问题是你的理念是否真正播种到心灵的土壤里,发出芽儿,开出花儿,结出果儿。

  寻找儿童学习的路径,是我们上路的初衷。然而,没有现成的路准备好,让我们走。我们也不知道从哪条路起步,还担心有些路是多余的,如果随便选一条路,又怕会迷失。如果我们的理念科学,“教”与“学”能结合到一个艺术的境界,如果我们的教师能从容地站在学生身后,不走失,我们的课堂就不会迷失。请相信,学生会给我们无法预约的精彩!(窦桂梅 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校长  北京市语文特级教师)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