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者见智

有大德才会有大智

 
 
 

日志

 
 

主张,从自身的确证中来(摘)  

2016-04-23 16:17:22|  分类: 语文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介绍:
    管建刚,江苏省特级教师,2008年度全国“十大推动读书人物”,全国优秀教师,教育部首届“万人计划”教学名师,首届姑苏教育领军人才。出版著作《魔法作文营》《不做教书匠》《我的作文教学革命》《一线教师》等。2010年起陆续出版“管建刚作文教学系列”共7本,在教育界引起广泛关注。2015年出版《管建刚和他的阅读教学革命》,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强烈反响,并引发阅读教学革命的大讨论。
    “发表动力”的由来
    我当语文老师纯属意外。中师毕业前夕,我病了。一年后,病恹恹地去上班,村校长安排我教二年级数学、四年级数学。我身体不好,又没教过书,一下要教两个年级,怕吃不消,就跟村校长商量:能不能照顾一下,教一个班?
    第二天,村校长才给我答复:“小管,可以教一个班,不过不能教数学,教语文了。”
    自己怕语文、怕作文,怎么教?1998年初春,我写了篇300字的小文,投给了地方报。3月,王老师拿着地方报,向我走来,报纸往桌上一放:“今天奇了怪了,报上有个人的名字,跟你同名同姓!”
    我一看,说:“王老师,这个管建刚就是我。”王老师不动声色地乜了我一眼,那眼神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发誓要再写一篇,再发表出来,给王老师看看,题目就叫《四月》。三月里,我写了400字的《四月》,寄给报社。4月5日,王老师没有动静;4月10日,没有动静;4月15日,4月20日,没有动静;4月25日,我死的心都有了。4月27日,王老师终于拿了报纸,向我款款走来:“小管,今天报上《四月》这个管建刚,还是你吧?”
    我一鼓作气写了《五月》《六月》《七月》《八月》《九月》《十月》……“十二个月”的发表,让我亲身体验了发表对于写作、写作成长的重要性。没有“发表”,不会有今天的管建刚。发表,让我不知疲倦、乐此不彼地写啊写。作文和发表的关系,是婚姻关系,是血缘关系。哪个作文写得好的人,不发表?跟发表割裂的作文教学,那是破坏婚姻、割断血缘的作文教学。
    写了作文,不给任何人看,不交流,有没有?有。可不可以?可以。然而,那不是作文的本质属性。作文就是“用笔说话”,“说话”,要有人“听”的。由此,我寻找“发表”的平台,创办了《班级作文周报》,依托《班级作文周报》,构建了作文动力系统。
    “先写后教”的由来
    1998年,我开始写东西。写好了,去县城请教“不一班”的同学谈永康。上师范时,他就常有文字在各大报章上发表。1997年,他的论文获江苏省最有威望的“教海探航”征文语文组的第一名。
    不着急的,写了寄过去,请永康指点。着急的,打电话咨询。重要的,就去县城找永康。一天我去县城,找到永康,聊了几句,永康面露难色,说要去医院。原来,永康的夫人王老师在医院待产。永康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医院聊。我就傻傻地跟着永康去了医院。多年后,王老师还记得那一幕,王老师恨恨地说,管建刚啊管建刚,哪有你这样的,跟着我老公到医院聊怎么改文章。就是这篇文章,我改了不下20稿,所用的稿纸,厚厚一摞。那一年,村小教书的我,获得了“教海探航”征文二等奖。
    我切身感受到,写出来后,请人指导,那指导就有针对性,实打实,你听得懂,想听,愿听,知道怎么改了,有进步了,自然愿意再写,再听。至今,我还养成一个习惯,发表出来的文章跟投出去的稿子核对,看编辑改动了哪些。改动的地方,就是编辑在教我。
    著名语文特级教师贾志敏老师曾和叶至善先生(叶圣陶长子)开会时同住一标间。贾老师问叶先生,叶老怎么教他写作文的。叶先生答,父亲不教的。贾老师不信。身为作家、教育家,叶老怎么会不教儿子写作文?叶先生说,父亲真不教的,写好作文,父亲只叫我读给他听,读着读着,父亲说,好,作文就要这么写;读着读着,父亲说,这里我听不懂,要去改。叶先生说,要说教,父亲就是这么教的。
    我恍然明白,叶老教儿子写作文,也是“先写后教”的。“讲评”就是最好的指导。它是有了“作文”这个实体之后,实打实的指导。讲评课,先号脉,再下药,这药就能下得准,药到病能除。药到病不能除,副作用也小,作文已经写出来了呀。
    打个比方吧。制作盆景,可以强制把枝杆朝着人为的方向走,从而制出大量相似的盆景;也可以顺着枝杆原有的姿态,做必要的牵引,每一个盆景都是不可复制的唯一。“作前指导”为中心的作文教学,走第一种路子;“作后讲评”为中心的作文教学,走第二种路子。这么想着,我把作文教学的重心从“作前指导”转到了“作后讲评”。每次都从学生作文里,找出好的句子、好的段落、好的写法,一次次地夸,夸到作者都不好意思。夸完了,出示有问题的,再看小伙伴的作文怎么解决的,进行对比,一起学。
    就这么上着作文课,嗨,学生老说:“管老师,我最喜欢上作文课啦。”
    “指向写作的阅读”的由来
    当年,我写《三月》《四月》《五月》,写到《六月》,写不出来了,怎么办?我就去看别人写什么、怎么写的。我找来刘绍棠的《小荷才露尖尖角》、中短篇小说集子、农村故事。这个时候,我会看作者写了什么,还会看作者怎么写的,将“怎么写”偷学到手。
    从小散文转到教学论文,不会写啊,怎么办?去中心小学的图书室找教学杂志,当期的,过期的,抱了一大叠,放床头,每天看一两篇,仔细琢磨人家怎么起题目的,怎么把一个总论点分出三四个小论点,怎么开头和结尾,怎么把例子和思考、理论结合起来的。这么读了一年,也能八九不离十了。
    要写书了,不知道怎么分章节。去新华书店,看人家的目录、章节。琢磨了好几个下午,有点门道了。光有章节,成不了书,要有料啊。除了实践的料,还要有资料的“料”。写《我的作文教学革命》,买了很多作文教学方面的书,暑假里,边读边对照着自己的实践,相应的,输到电脑里。我写《一线表扬学》,买了很多表扬、激励方面的书,暑假里,边读边对照着自己的实践,相应的,输到电脑里。
    我的阅读,跟一般人不一样,我是带着“写”的需求去读的,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琢磨人家“怎么写”。这么读,这么写,十几年里,我也出了十多本书,还蛮受一线老师欢迎的。
    江南时报采访我,聊到作文教学,王记者说:“管老师,阅读对作文的作用也不能小看。”我很乐意听圈外人的见解。王记者说,他原是摄影记者,只管摄影不管文字。后来报社人手紧,文字的要会摄影,摄影的要会文字。王记者找来以前他拍的照片以及文字编辑所配的文字,琢磨怎么写,图和文怎么配。王记者告诉我,这么读了半年,他为图片配写的文字,老总很满意。
    我笑着对王记者说:“你说的阅读,正是我在研究的指向写作的阅读。”
    前头有个“写”,你的“读”,会琢磨人家怎么写、怎么讲,这叫“专业的读”。普通人看摄影展,看出照片的意思、意境,不错了。摄影师去看,还要琢磨人家怎么把“意思”“意境”用“光”和“影”拍出来。摄影师的“读”,就是“专业的读”。语文课上学生的“读”,不同于思品课上学生的“读”,不同于历史课上学生的“读”,语文课上学生的“读”,是一种专业的读,学生需要启动一种“怎么写”的阅读思维。这样阅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读写结合”,而不是形式上的动动笔。
    很多年轻老师,今天听这个老师的课,好,学了一阵;明天去听那个老师的课,好,学了一阵。东风来东边倒,西风来西边倒,走了三五年,不但没清晰,反而晕头转向了,那是他没有用自己的语文经历确认过,不明白一个人究竟是怎样学好语文的。
    从自身确认出发,不管外面有多大风浪、多少主张,你都能咬定心中的那个,稳步向前。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